<th id="ltx3c"></th>

    
    
    1. <nav id="ltx3c"></nav>
      <dd id="ltx3c"><noscript id="ltx3c"></noscript></dd>
          <tbody id="ltx3c"></tbody>
          <th id="ltx3c"></th>

          <span id="ltx3c"></span>
          <dd id="ltx3c"></dd>

        1. 新聞資訊
          企業新聞 行業新聞
          都市演藝劇院:藝術與消費如何再度碰撞!
          時間:2018-10-25 08:27:57來源:本站

            勾欄瓦肆小童瓜子

            古代市民的都市生活總是可以在一片喧鬧中表現得淋漓盡致。小童撐著椽門,高叫“請、請”,道“遲來的滿了無處停坐,前截兒院本《調風月》,背后么末敷演《劉耍和》。”交了二百錢,入門上個木坡。只見是“層層疊疊團員坐,抬頭覷是個鐘樓模樣,往下覷卻是人旋渦。”這濟濟一堂的景象刻畫的就是元代文化娛樂中心——勾欄瓦肆。

            宋元時期的大眾文化演藝是古代中國演藝的最高峰。這不僅僅呈現在娛樂消費場景中,也體現在文化娛樂場館的建設中!稏|京夢華錄》曾數量化地闡釋了北宋都城汴京文化生活的一景,“街南桑家瓦子,近北則中瓦,次里瓦。其中大小勾欄五十余座。內中瓦子、蓮花棚、牡丹棚、里瓦子、夜叉棚、象棚最大,可容數千人。”

            如此高密度、大規模運營的勾欄瓦肆也成了當代中國劇院經營的映射。據國家統計局公布的數據可知:2016年,我國有藝術表演團體12301個,藝術表演場館2285個。在藝術表演團體中,安徽數量最多,有1879個;在藝術表演場館中,浙江省數量居冠,有326個。而真正形成國際性演出市場的只有北京和上海!2016年中國演出市場年度報告》指出,北京演出場次最多,而上海的消費能力最強。

            商業驅動,雙城合唱

            京劇界有句老話:北京學戲,天津唱戲,上海賺包銀。一句話概括出了三座城市不同的文化風格和在演藝市場中的決定性地位。然而,當把京劇的范圍放大到戲劇,天津文化演出市場則出現了水土不服的尷尬,它不再成為戲劇的試驗場,卻成為演出市場的麥城,眾多現代劇在天津敗北。相反,北京與上海作為國際大都市,在藝術包容性方面表現得得心應手,并且,為了加快推進演藝中心建設,紛紛設立了演藝功能區或者演藝活力區。

          演藝產業

            北京——空間規劃驅動演藝商業表演

            功能區以空間規劃聯動產業升級、以區域示范引領城市轉型。它是文化創意產業專業化、融合化發展的主要空間載體和集聚區,也是引導區域發展、夯實產業政策空間載體的重要舉措。

            建設功能區對于演藝產業來說,無疑是雪中送炭。傳統演藝劇院相對而言各自為政,主要可以分為3類:院線制劇院,以保利為代表;獨立劇院,個體經營;配套項目,劇團所有。這三類劇院由于分管主體較為復雜,導致演藝產業被割裂,劇院僅僅作為文化設施,沒落為單一的文化地標,缺乏產業活力。

            2014年,北京市出臺《北京市文化創意產業功能區建設發展規劃(2014-2020年)》,提出要以北京南城傳統演藝集聚區域為中心建立天壇-天橋核心演藝功能區、基于園博園會址和盧溝橋文化創意產業集聚區建立戲曲文化藝術功能區。

            同年,為配套功能區建設規劃,北京市政府還出臺了《北京市文化創意產業提升規劃(2014-2020年)》,決定開拓文化演藝消費市場,建立劇院式和實景式演出平臺,策劃實景演出劇目,并且設立劇院發展基金,形成集票房收入、政府補貼、基金會支持、社會捐贈、企業贊助為一體的現代劇院經營體系。

            通過打造演藝功能區和戲曲文化藝術功能區,配套扶植政策,北京演藝市場的商業活力與戲曲藝術的魅力得到充分釋放。2017年,北京市演出市場觀眾人數達1075.8萬人次,票房收入達17.17億。

            上海——商業氛圍拉動藝術消費

            借著“上海文創50條”的東風,為落實將上海建設成為“演藝之都”的目標,2018年5月上海市出臺《關于促進上海演藝產業發展的實施辦法》(以下簡稱《實施辦法》)!秾嵤┺k法》最突出的特色在于提出未來上海不僅要打造8個演藝活力區,更要形成“藝術商圈”合作模式,鼓勵商業綜合體引進創新演藝項目,支持社會資本新建、改建劇場和演藝空間。

            不言而喻,不論是藝術商圈還是演藝活力區,上海更著重于將藝術與商業進行融合,通過商業客流拉動藝術消費,又通過藝術氛圍提升商業消費層次。以環人民廣場演藝活力區為例,根據黃浦區人民政府公布的數據得知,在該活力區內,有22個專業劇場、17家展演空間和10個社區文化活動中心,還擁有眾多三星級以上酒店。東方新聞臺在2016年初曾報道:環人民廣場演藝活力區內各劇場年均演出總場次約2300場,占全市近1/5,票房收入約3億元,占全市近1/4。環人民廣場作為上海最具代表性的商圈之一,不僅吸引著當地人,更是作為上海國際化的典型地標,吸引著無數的海內外游客。商圈與旅游目的地的交融,給演藝提供了廣闊的市場空間:從客流量方面來講,潛在顧客基數增加,而且受眾來自于四海八方;從消費能力方面來看,中高檔店鋪籠聚著大量的高端消費力,藝術支出的可能性遠遠高于其他孤立存在的藝術劇院。

            然而中國演出行業協會與阿里巴巴旗下大麥網共同發布的《2017年中國演出市場年度報告》顯示:在中國,2017年有31%的用戶跨地域觀演,但是主要集中于演唱會行業,演唱會觀眾有43%來自外地,而劇場類演出更多的是吸引本地用戶觀演,跨城觀看比例不到20%。這與世界一流演藝中心相比,差距甚大。

            文旅聯動,行業引領

            泛文化互娛時代,觀眾接觸藝術的渠道更加多元,從線上感受到線下欣賞,從購買產品到享受演藝服務,從純粹的觀賞者到參與式的創作者。“人人都是藝術家”的概念得到了大眾尤其是青年人的認可。藝術與生活之間的距離因渠道的多樣被縮短。

            然而又不單單如此,新技術、新模式、新內容在時時刻刻更新著我們的知識庫,傳統的娛樂方式也在融合與改變,在旅游消費中尤其有此。作為旅游目的地,美國百老匯與倫敦西區是世界游客的首選,每年吸引著數十億游客;作為世界演藝藝術的兩大中心,美國百老匯與倫敦西區又代表著世界戲劇發展的最高峰。當二者發生重疊,旅游與藝術便發生了新的交融。

            百老匯——62.5%的票房收入來自于游客

            百老匯是一個空間概念、產業概念,也是文化概念。從空間角度來看,核心百老匯指沿百老匯大道集聚的41家戲劇院,而廣義百老匯則是指在地理位置上形成的百老匯——外百老匯——外外百老匯劇院分布層;從產業角度來看,百老匯指是以劇院制經營為核心的戲劇產業生態群;從文化角度看,百老匯代表的是戲劇尤其是音樂劇的潮流方向。就是這三種屬性的疊加,使得百老匯成為演藝產業發展難以攀越的高峰,游客心目中向往的殿堂。

            根據百老匯聯盟公布的最新數據顯示:2017年至2018年度,百老匯41家核心劇院共接待了1379萬觀眾,約37.5%的受眾來自于紐約都市圈,62.5%的受眾是游客,其中48%來自于美國(紐約和周邊區域之外),15%來自于其他國家。在這些觀眾中,平均年齡創17年來最低,下降到40.6歲,觀眾更加年輕化。這主要是由于家庭觀眾和青少年觀眾增多的原因,兒童和青少年的觀眾創新高,達210萬人次。在這些數據背后中,還蘊含著三個奇妙的現象,一是觀眾中女性占比66%;二是觀眾的平均家庭年收入約為22萬美元;三是多為成群結隊進入劇院觀劇,而且會提前43天購票。

            因而可知,中高收入者/家庭,尤其是女性,在外出旅行時不再是按照傳統的旅游線路進行消費打卡,單純的觀光旅游已經很難滿足旅行者的消費需求。他們會選擇帶著孩子或者和朋友一起,進入劇院,看一場戲劇,來一場最新藝術時尚之旅。在這一過程中,旅行的教育屬性和社交屬性得到前所未有的凸顯,而藝術與觀眾的之間的距離也在慢慢消融。

            倫敦——51%的中國游客游玩時選擇戲劇表演

            2018年初,倫敦旅游局啟動了《TAKING ENGLAND TO THE WORLD》計劃。為了更有效地將倫敦展示給世界,倫敦旅游局公布了多項分析研究成果以供倫敦貿易商、生產商和市民更好地了解他們的受眾。其中有一份報告專門分析了中國游客在倫敦的消費行為和文化選擇。

            依據這份報告不難發現,中國游客節假日在英國游玩時參與到藝術表演活動的可能性僅次于美國游客,遠遠高于其他國家。倘若數量化到具體的數據,到英國愿意觀看戲劇/音樂劇的游客占比為44%,中國游客有51%會選擇參觀演藝表演,美國游客的比例為52%。而且48%的中國游客會選擇提前購票,遠遠超過平均數30%。這種帶有目的性的藝術游覽為敦倫演藝的發展帶來了空前的盈利增長空間。僅2015年,游客為倫敦劇院這一單項消費就貢獻了3.64億英鎊的收入。

            當再細細聚焦到具體劇院選擇時,24%的游客會選擇到倫敦劇院區。倫敦劇院區,又稱“西區”,擁有40多家劇院。它的一大特色是以單一作品來經營劇院,以至于給大眾的第一印象不是劇院本身,而是戲劇作品。比如,要看《悲慘世界》就一定要到Queen's Theatre;要看《歌劇魅影》就一定得去Her Majesty's Theatre。

            這種駐場式演出將劇院與游客之間的強聯系轉化為弱聯系,把戲劇作品與游客之間的弱聯系增強為強聯系。在其他地方,劇院作為標志性文化地標,是游客拍照紀念的選擇。在倫敦西區,藝術作品代表劇院與游客進行交流,劇院退居二位。這樣做的一大優勢就是以偉大作品帶動了劇院運營,通過藝術作品讓游客深入了解劇院。

            宋城演藝——選址定位在團隊游客人數達300萬以上的城市

            藝術與旅行消費的結合在宋城集團經營過程中表現得尤為明顯。宋城集團旗下的宋城演藝是中國演藝第一股。“千古情”系列演出更是創造了世界演藝市場的五個“第一”:劇院數第一、座位數第一、年演出場次第一、年觀眾人次第一、年演出利潤第一。

            目前,宋城演藝擁有35個各類型劇院,座位數達75000個,數量遠超倫敦西區和百老匯。每年各類演出達15000多場,觀眾有5000多萬人。能做到如此龐大的規模,秘訣就在于宋城集團對于旅游市場的精密把握。

            隨著人口老齡化的加快和親子市場的發展,國內旅游市場中團隊游/家庭游的占比從2008年以來開始逐年提升,由《2018年中國智慧旅游行業分析報告》可知,在2016年,42.4%的游客選擇團游。這種具有組織性和集體性的團游成為宋城演藝的突破點。但又不是所有的團游目的地都可成為演藝之城。根據多年的行業從業經驗,宋城集團選擇在可控團游數達300萬人次以上的城市進行布點,先后在三亞、麗江、九寨溝、泰山、武夷山、張家界、桂林等熱門城市建立面向市場化的演藝景點,這既為景區提供了動態的演藝展示,而且還激發了游客游覽熱情。

            商業與旅游,激發藝術與消費碰撞的火花

            藝術已經走下神壇,它不再是高高在上,孤零零地俯視著眾生。商業和旅游,作為大眾生活基本的消費活動,正在激發和釋放著藝術與消費相碰撞的絢爛火花。通過演藝劇院與大眾消費相融合,藝術與生活的界限被模糊,演藝劇院的存在也更加貼近生活、貼近實際。未來,商業化的演藝劇院將更加普遍。難道演藝表演不能是你一次消費的首選嗎?

          在线看男女Av免费网站
            <th id="ltx3c"></th>

            
            
            1. <nav id="ltx3c"></nav>
              <dd id="ltx3c"><noscript id="ltx3c"></noscript></dd>
                  <tbody id="ltx3c"></tbody>
                  <th id="ltx3c"></th>

                  <span id="ltx3c"></span>
                  <dd id="ltx3c"></dd>